?

2013-6-27 12:07:06 新闻来源:广东新闻网

  转播到腾讯微博

  小学生承受的不光是书包的压力 (赵杰 摄)

  又到了“小升初”的热季,一首“诉苦诗”这几天在网上疯传,据说出自5年级学生之手,描述了自己为了备战小升初所吃的种种辛苦。而在南京一些小升初家长云集的QQ群里,也流传着一首六年级学生家长所作的无题诗,将小学生和家长为了小升初一路走来的过程和状况描绘得入木三分。这两首诗引起了正在为孩子报名准备材料的家长们的共鸣,小学生们听说后表示,自己也想作一首诉诉苦。听听,这到底是怎么了?

  辛苦出诗人

  《我真苦!》

  引来共鸣

  在这首小学生的诗作里,作者自比是一个了不起的兵,用笔写答案就好比消灭了一个敌人,而笔就是枪,上一次考场就打一次仗,“现在的小升初真是比战场还战场,最苦的可不是老师家长而是我们一群快要枯掉的花朵,救救我们吧!”

  这首诗的小作者来自何地无法考证,不过他的话却引起了很多南京小学生的共鸣。“我们也编了两句,日子不比他好过!”昨天下午放学,南京一所名校的六年级学生小罗和小杨随口念起了他们备战小升初的打油诗。“我是一个小学生,妈妈让我上学校,爸爸给我请家教,累得让我受不了,但我知道这是为我好……”

  六年级小学生李伟(化名)是一个从小学三年级下学期开始参加奥数学习的孩子,因为奥数,李伟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书法、绘画,放弃了长假和父母旅游消费、周末和伙伴玩闹的机会。“我最想去上树人韭菜………40克我含泪归来了,可是我的奥数不是最好的,可能很难吧!”12岁的男孩心事很重,他的同学都是如此。“以前我们下课都玩得挺开心的,现在大家都不玩了,就呆在教室里谈小升初的事,都想择校啊,认为民办学校教学质量好啊,以后能上好高中,考名牌大学。”李伟在书人培训中心上辅导班,还到几个社会上特别认可的奥数老师家里上课。“想学的就坐在前排,不想学的就朝后坐,睡觉也可以。”李伟说,他在小学成绩很好,但在奥数辅导班里只是中等,有时甚至偏下。“以后反正也不会再上了,小升初结束上了就没用了!”

  全家总动员

  小升初家庭负担重

  “一纸小升初,两行辛酸泪,小女方十二,大考已相随……”这首无题的打油诗据传由一位小学毕业生家长所作,因为内容非常贴近小学毕业生家长的现状和心态,受到追捧。“这说的不就是我们吗?”李伟的妈妈我有常识,但没经历。王子有金黄的头发杜莉(化名)苦笑,这诗简直就是以她家这几年的生活为蓝本,而这样的家庭就是标准的小升初家庭。

  “李伟是三年级下学期开始上辅导班的,我们还算上晚了的!”杜莉说,自己和丈夫都是普通工人,本来也没奢望孩子小升初进入名牌初中,而且如果民办校收费太贵,他们家也读不起。“一二年级就有好多小孩学奥数了,我们顶着没让孩子上,况且他在学校都是数一数二的,也喜欢文艺,干吗要补课?”可三年级时李伟三番五次告诉爸妈,班上成绩稍好一点的都在学奥数,要是不学就赶不上了。

  爸妈首先带他在一家培训机构上起了奥数和英语(论坛),当时1000元不到的价格还算便宜,周末只是偶尔上上,还有些时间可以出去玩。但到了四年级,辅导班开始进行各种竞赛,李伟的成绩当时不错,就进了精品式的班级,收费更贵,时间也几乎全耗在了辅导班上,所有与奥数无关的课外活动全停了。

  到了六年级上学期,更是冲刺奖项的关键时刻,李伟一下子收获了世界少年奥林匹克南京赛区二等奖、华罗庚金杯赛二等奖等奖项。可就是这些名校可能看不上的奖项,李伟付出的代价是六年级上学期整整半年天天晚上补课。“每天晚上6:30-8:30都补课,常常累得在回来的路上就睡着了!”爸爸充当车夫,而妈妈就负责在家当书童,陪着李伟一起学习。

  现在,孩子终于不再学奥数了,杜莉通过这些年的“陪读”也渐渐明白,原来小学的奥数就是低年级学高年级的知识,如果不是为了升学,不是非学不可。为了儿子上课外班,每一年杜莉都要掏出1万多元,现在累计超过5万元。

  杜莉的书童身份卸任后,又当起了侦察员。“我现在就锁定三所学校,南外、树人,13中科利华!”杜莉说,孩子的竞赛成绩按往年的标准已经可以进科利华了,昨天终于知道,科利华下周要报名了,她为李伟准备了一份40多页的简历。“本来以为挺厚的,可和那些100多页的相比,我这有点太薄了。”杜莉说,这几十页的简历,其实最最管用的就是那几张与奥数有关的。“也许,孩子努力了半天,就因为几个二等奖,就像差一口气没达到,上不了自己喜欢的学校,那这几年到底又是为了什么?”李伟在学校里已经非常优秀第一部分之九《情园》“大声点1,而且学校也是实施的全面素质网友热帖,但课外的学习却将一切本末倒置了,如果既牺牲了快乐童年,又没有上到想去的学校,值得吗?

  不妨淡定

  不能慌不择路

  “家长不妨淡定一些!”白下区一所小学名校素来不跟风进行小升初择校的辅导,六年级一个班的班主任说,班上有三分之一多的学生从没上过奥数,这在同级名校中已属罕见。“这部分家长就是非常淡定的,坚持要让孩子上适合的学校,而不一定是所谓最好的学校。”但也有近三分之二的学生上了奥数班。“我们一开家长会就开导家长,不要把成人的焦虑、压力传递给孩子,小升初只是起步,家长不要攀比,不能慌不择路。”这位班主任说,比如一位有美术天分的孩子,硬要他学奥数去上数学擅长的学校,盲目认为只有数学好才聪明,家长面子上才有光,最后不仅埋没了天分,还可能因为孩子上了不适合的学校而达不到最基本的要求。这位班主任觉得很无奈。“一些家长已经在外面‘跑小升初’了,回来就跟孩子说,这样会让孩子无心向学,在学校里静不下心来。”这样的小学六年级学习质量可想而知。

  “一年又一年,家长们一边表示恨奥数一边还在让孩子学,有的一边说小升初择校一边还在做,但事实的被揭开让更多低年级学生的家长开始思考,怎样做才是对孩子更好的?”一位小学校长说,学校在引导,加上一些家长的静心思考,在一些小学,为小升初而学奥数的中年级、低年级孩子已经有了减少的趋势。“也许小升初择校加重学生负担的问题一年两年无法彻底解决,但形势应该会越来越好。家长在孩子的培养上应深入思考,眼光放长远,等待孩子渐渐成长,带来收获,而不是拔苗助长,伤了孩子!”

?
?
?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深圳生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13 www.0755s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QQ:2383424132